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06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 OOC预警

用爱发电 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六章 水患迷情 官印失窃

韩文清来访的时候,张新杰正准备脱了衣服睡觉,清王爷走进屋子二话不说便将手伸向自己的衣襟。

张新杰下意识地拢了拢衣领,只见韩文清面不改色地从胸前掏出一本小册子,放在了桌子上,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张新杰问。

“你刚才是什么情况?”显然韩文清不是粗神经,相反,对于一个人的应急反应,他十分敏感,而方才张新杰下意识地防备,他都看在了眼里。

“快到子时了,我没想到王爷会前来……”张新杰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出这个冠冕堂皇的回应。

晚上巡抚府邸闹贼,张新杰也出去凑了个热闹,然后他就遇到了魂不守舍的当事人赵大人,他正急匆匆地询问管家今天晚上哪些侍卫没当值,逐个排查。

张新杰上前,以为赵大人是怀疑自己家里出了内鬼,然而,赵大人闪闪烁烁的目光,和说出的话让他,跟随了清王爷多年的霸图第一谋士张新杰,都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幻觉。

赵大人胆子再大,也不敢造谣堂堂王爷的私生活,所以,张新杰出色的理智告诉他,这是真的,韩文清真的把一个男人压在床上……

张新杰面上的掩饰完美无缺,韩文清却知道他一定是从赵大人那听到了什么风声。

“不是侍卫,是叶修……”韩文清觉得还是有必要为了自己的清白解释一下。

张新杰:“叶修?!你跟他什么时候……”

韩文清额上青筋一闪即逝,此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越描越黑……

霸图第一谋士看见清王爷黑如锅底的脸,轻咳一声,恢复了常态:“所以,他突然出现是什么情况?”

“不清楚,但是他留下了这个,就在他偷的那些东西里面,你看看。”

巡抚宅邸外某角落,如水的月光勾勒出一道倩影,她似是等得有些着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墙头的方向。

下一秒,苏沐橙看着叶修轻巧地翻墙而出,轻轻吐出一口气:“怎么现在才出来?”

“遇到个熟人,就聊了两句,别担心”。叶修笑地有些没心没肺。

“事都办完了?”那个所谓的熟人是谁,苏沐橙心里有数便也不再追问。

“嗯,方锐呢?他就留你一个人在这接应?”

“我让他回去的,收拾收拾东西就快些离开吧,我还想赶上果果做的明天的午饭呢。”

叶修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将手中搜刮来的金银财宝交给苏沐橙,让她找个地方处理掉。

由于水灾的缘故,街道上还有各地无处可去的难民,叶修将自己一直把玩的玉扳指轻轻放在熟睡的灾民身边,准备离开。

“叶修,他值得信任吗?”

“相信哥的眼光吧,他和那些中饱私囊的饭桶不一样。”他说完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拿什么东西,却有些无奈的摸了个空。

“沐橙……”年轻人眉眼弯弯,笑的有些讨好的意味。

“别看我,我没有……”

“那咱就赶紧回去吧!”叶修急吼吼的样子,让苏沐橙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谁能管管这个老烟枪,反正她是没办法了,谁爱管谁管吧……

张新杰不愧是霸图第一谋士,他将之前收集的信息与小册子上的一对比,这个账本的真实性便得到了验证。

“应是真的无疑,只是,叶修是怎么拿到的?”张新杰不解。

韩文清摇了摇头:“仅凭这个能给赵巡抚定罪吗?”

张新杰挑眉,显得胸有成竹:“有这个做突破口,其他证据或者证人什么的就好办了,交给我吧。”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赵巡抚是上头那位的门生,处理这件事时务必要谨慎,注意把握分寸。”韩文清不担心张新杰的办事能力,只是贪污案牵连甚广,赵大人不过一个巡抚,便敢克扣朝廷的赈灾款,想必也是有些支持的。

韩文清想起临行前皇帝给自己的指示,觉得头有点疼了……这要是在战场上,这么些个贪污的狗官早就被自己砍了千八百回了,哪有现在这般束手束脚,憋屈至极?

说来,江南本就是每年都会有水患,或大或小,再平常不过,这一次,皇帝却特意将他叫到跟前,说要他来查贪污案,他怀疑江南各级官员有贪污腐败的现象。

“皇兄如何得知?”

韩文清还记得,当时皇帝沉默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包裹和一封密信,包裹里是两块尚未分开的银锭,和类似碎石的东西。

“这是?”

“这银锭是为了赈灾新著,其余民间还未曾流通,可你看这块银锭,封刻批次都还在,说明这两块尚未分开的银锭从未使用过,还有这碎石……”皇帝用力一捏,石块在他手中竟直接化为了粉末。

“密信里说这是河堤的残骸之一……”

皇帝陛下不是什么内力深厚之人,因为有少年从军的经历,武艺上虽不如韩文清,却也是足以自保的那种,这石块尚且不能撑过他的一握,江南河堤就更不必说了。

“皇兄,这密信……能信吗……”韩文清欲言又止。

“所以需要你去帮朕探听一下虚实,若是假的倒也罢了,若是真的,便不能视而不见。”皇帝不容置疑地说道。

韩文清想到这里,眼前鬼使神差地闪过了叶修的脸,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又留下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关键证据,一个猜想不期然的出现在韩文清的脑袋里。

“这件事,莫不是跟他有关系?”

对于这个猜想,韩文清无处证实。这几日他一直忙于处理贪污案的事情,赵巡抚被捕之时一言不发,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种种蛛丝马迹最终成为了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文清雷厉风行的清扫下,江南各级官员在这场风暴中惶惶不可终日,终于顶不住压力,纷纷招认了自己的罪行,流民得到了更有效的救助与管控,百姓们拍手称快,江南贪污案看似告一段落,张新杰拟好了公文发往京城,正式开始收尾工作。

“大人……”蒋游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张新杰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他如此慌张。

“慌什么,有事直说……”

韩文清从外面回来,便看见张新杰站在院中等他,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王爷,我有要事禀告,是关于官员接任……”

贪污官员被纠察回京,留下的空位自然是需要报上京城,派来新的官员接任,而让张新杰都有些棘手,就是这里。

“你是说,交接需要的官印一夜之间消失了?!”韩文清皱了皱眉。

“我派人去查过,那官印消失还颇有些规律,都是被重点查办的各县官衙,在这次水患中都有波及……”。张新杰冷静而又条理明晰,距离蒋游来禀告才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已叫他摸到了关键。

“贼人应是有所预谋,他的动作有着十分明确的指向,因为,只有一个受灾县还没有禀报过官印丢失的情况……”

“何处?”

“通城县……”

韩文清陷入沉思,这贼人到底想干什么,又或者想要向他暗示什么?

“官印……官印?”韩文清猛地转身,眯了眯眼,一个熟悉的名字瞬间跃入脑海,只差一点,差一点,就要被他忽略了……那个人安静了一段时间,难道就是为了准备这次的行动?

“王爷有眉目了吗?”张新杰走上前。

韩文清抬了抬手,黑袍被风吹起,带着一丝肃杀与冰冷:“既然他先给出了信号,那我们便去通城县看看,我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叫上林敬言,明天出发去通城县……”

就在那晚,叶修将账本留下的那一晚,他没能来得及带走的,就有那一方官印,韩文清说一不二,他留下张佳乐以防万一,紧接着拿出了野外行军的速度,不到一天,便已来到了通城县。

通城县县令吕行看上去就像个穷酸秀才,任谁也看不出来,他曾经是翰林院中最春风得意的翰林,与巡抚赵大人拥有单独的府邸不同,他生活清苦,没有什么家眷,跟几个忠心耿耿的下人住在府衙后面。

韩文清到的时候,他还有些惊慌失措,连衣服都没来及换,青衫之上某处竟还有补丁的痕迹,据说这位大人在水患的时候,不仅开仓放粮,还把自己的家底贴进去来赈济灾民,在百姓中颇受欢迎。

甚至在这一次的反贪中,只有这位吕县令一身清白,实属难得。

韩文清也没客气,他叫大部队住在客栈中,留下他带着张新杰林敬言和几个手下为求方便住在了官衙内。

入夜,韩文清和林敬言早早地埋伏在官衙内。

“王爷,我还是没搞清楚,叶修偷那些官印是要做什么……以他现在的处境,只会引来官府的注意吧,没理由啊?”林敬言轻轻拍掉身上的小虫,低声询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继续埋伏,不是故作神秘,因为叶修这一出,他没搞懂,如果他能搞懂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跟他一起埋伏了。

张新杰正经文人一个,韩文清没让他来,林敬言是混绿林出身,虽然外表斯文,温和内敛活像个好好先生,其实骨子里仍是个剑走偏锋的家伙,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江湖上有名的赏金猎人组织一把手了。

面对面,韩文清与叶修互有输赢,但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与林敬言联手,不愁制不住叶修……韩文清正想着,只听林敬言低声提醒道:

“来了……”

韩文清抬眼看去,院子里空无一人,只能听到风声和虫鸣,他有些疑问地看向林敬言,林敬言黝黑的眸子在月色中隐隐发亮,带着一丝令人惊心动魄的意味,韩文清知道,这代表着林敬言少有地兴奋了。

韩文清耐住性子,墙角的香樟树枝叶在夜风中微微摇动,就在那个瞬息之间,一个黑影仗着枝叶摩擦声的掩饰,悄无声息的翻墙而入,身手干净利落又迅捷准确,动作漂亮地让韩文清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点头。

黑影并未直接起身,他迅速隐入黑暗,似乎在侦查院内的情况,随即目光投向了韩文清与林敬言藏身的角落,像是暗夜中蛰伏的秃鹫,耐心地等待,只为一个绝佳的捕获猎物的时机。

韩文清屏住呼吸,整个人仿佛一座不会动的石像,林敬言还像之前那般,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浑身的气场已变,一呼一吸间,净是算计与筹谋。

黑影将目光收回,紧紧盯住了府衙内官印所在,轻轻地弓起身,恰逢此时,月色被阴云遮住,韩文清只觉眼前一暗,就在这刹那间,黑影闪身向前,林敬言也冲了出去,黑影察觉到了危险,抬手便是一个最狠辣的杀招,向着林敬言的要害袭来,而林敬言也好像有所准备一般,轻巧的让了过去,反手抓向黑影。

黑影一个俯身,右手划过一个诡异的弧线,指尖寒芒闪动,袭向林敬言的颈间。

林敬言避开,黑影毫不留恋继续向前,然而刚迈出两步便又被林敬言无所不用其极的缠上了,韩文清站在一边,两人的打斗没有明显的一招一式,却偏偏每一招出的都让人难受至极,至少让他难受的根本不想加入战斗。

院子里除了安静还是安静,两人的打斗竟连栖息在树上的鸟也没有惊动一只。

阴云散去,纯白的月亮洒下温柔的光,战斗仿佛只维持了瞬息便结束,林敬言任由那人钳住自己手肘,另一只手一反常态地抬起,落在那人的小臂上。

半是惊讶,半是喜悦,还有些无奈,林敬言轻轻的开口:“怎么是你?!”


TBC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