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05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 OOC预警

用爱发电 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五章 不速之客

“新杰,你是怎么弄到那么多值钱玩意儿的?”走在下山的路上,张佳乐好奇地问道,那一堆所谓的赎金个个都是值钱玩意儿,张新杰打开箱子的时候,张佳乐眼睛都差点没掉出来。

“没什么,只是拿着王爷的尚方宝剑,去了附近的江南道巡抚的官衙,与他们寒暄了几句,然后暗示了几句……”张新杰面不改色。

张佳乐立马想通了其中关节,韩文清素来作风简朴,不搞送礼那套,江南府各级官员听到他来差贪污案,正愁找不到方法巴结,张新杰一通暗示,他们可不上赶着送值钱玩意儿表表忠心?

“嗷,我知道了,这就是狐假虎威嘛……”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嬉皮笑脸地张佳乐,后者一阵哆嗦,越发觉得这咬文嚼字的读书人不好招惹。

“新杰,做得不错……”韩文清从不吝惜赞赏,皇帝看重他,但也无法容忍自己的亲兄弟势大,这也是他为什么被从边关调回来的原因,皇帝陛下对他有了防备。

张新杰此举,在解决了赎金的问题的同时,也减轻了皇帝陛下的疑心,可谓一箭双雕,估计没有两天,韩文清收下江南官员的见面礼这件事就传到京城了。

韩文清以为这下总算可以踏踏实实查贪污案了,然而,事与愿违,当他接连轰出去各级官员以各种理由送过来的侍女时,才发现皇帝陛下,他的亲哥给他出了一个相当大的难题。

这日,他被浙江巡抚赵大人请到了府上做客。觥筹交错间,宾客尽欢,然而韩文清只要问起有关贪污案的事情,便被他三言两语转移了话题,韩文清从军多年对上这种滑不留手的家伙,还真是没有什么好方法。

赵大人热情好客,诚邀韩文清留下来歇一晚明天再走。张新杰认为这个知府估计是有什么谋划,韩文清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这姓赵的便是胆大包天,也不可能会对他一个当朝王爷动什么歹念。

韩文清跟巡抚喝完酒便回到为他准备好的客房内,想着这两天他在江南各地巡查的情况,江南富庶,年前的洪水,造成包括通城县在内七个县粮食颗粒无收,其中受灾最严重的通城县,县令吕行是个廉洁奉公,恪尽职守的好官,至少在韩文清的调查来看,在江南各级官员中他衣着简朴,艰难时期更是不顾自身,坚持开仓放粮,颇受通城县的百姓爱戴。

韩文清决定从他那边入手,正想着,便听见外面喧哗声顿起,似乎是进了贼。凌乱的脚步声和朦胧的灯笼光,显得平常秩序井然的巡抚宅邸一派兵荒马乱。

韩文清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只是打开门向侍卫吩咐了几句,让他们帮巡抚赵大人抓贼。再转过身时,一阵风吹进房间,桌上的油灯在风中扑棱了几下,终究还是灭了。

韩文清从军多年,身边从不用侍女侍从,他借着有些昏暗的月光摸到油灯前,正要点灯之际,只听得窗户发出一声诡异的敲击声。

韩文清只瞬间便判断出方向,悄无声息地躲到了窗边阴影中。没一会儿,雕花窗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一个矫健的身影干净利落地落入屋内,来人身轻如燕,这一番动作竟未发出什么声响。

黑影回身将窗户关上,韩文清抓准时机,一掌推出,如毒蛇出洞,猛虎下山,叫人防不胜防,黑影也不含糊,他堪堪避过这一拳,反手便是一掌直取韩文清下三路,速度奇快,似乎早有准备……

韩文清不慌不忙抬腿一挡,化去这有些猥琐却有效的攻击,两人近身纠缠了一番,黑影有包裹在身,出手有所顾忌,韩文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出拳又快又狠。

黑影见势不妙,腰一扭,以一个相当怪异的动作闪出韩文清的攻击范围。

韩文清还要追击……

“等等……自己人!自己人!”清越的男声响起,韩文清皱了皱眉,果然停下了手,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人会在这时候出现。

油灯被再次点亮,叶修将刚才在战斗中有些散乱的包裹随手扔在床上,卸去了巡抚宅邸侍卫的伪装。

韩文清看了看温润的灯火,又看了看没把自己当外人的叶修,有点头疼。

“你怎么会在这里?”

“唔……我来投靠王爷,王爷收不收啊?”叶修清亮的双眼在灯火中熠熠生光,带着一丝幻梦般的不真实。

“清王府不收半夜三更偷鸡摸狗之人……”韩文清毫不留情道。

“谁说我偷鸡摸狗了……”叶修嘀咕。

“那要不要看看你的包袱里是什么东西?”

“唉,哥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寨子里……已经……”

“之前那些东西绝对够你们吃喝不愁几年了,不要跟我说什么揭不开锅。”韩文清神色淡淡,看不出来是喜是怒。

“王爷明鉴,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火眼金睛,我此行确实与山寨无关。”叶修耸了耸肩,有些无奈。

“为什么偷东西?”韩文清有些不依不饶,叶修没有说话,只听屋外喧哗声又起,“抓住他,别跑!!”侍卫们的声音此起彼伏,韩文清一直盯着叶修,某人眼角一挑,似乎是有了什么计较。

“你的同伙?”韩文清话音刚落,叶修突然闪身冲向刚才自己放在床上的包裹,韩文清一直观察着他的举动,此刻自然也是紧随其后,包裹在两人手上流转,拉扯间,里面的东西掉落,韩文清仔细一看除了金银首饰,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一方官印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叶修终于见到了生气的韩文清,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带着非同寻常的威压与气势,隐含在声线里的是多年喋血征战的时光。此刻的他像是一把刀,饮尽敌人骨血,所向匹敌的利刃,让人不寒而栗,喘不过气来。

那一瞬间,叶修似乎在他的眸中看见了千军万马,尸山血海,虽血迹斑斑却无往而不利的军刀……

叶修有点走神,高手对决,不过一个犹豫,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此刻他就被韩文清扣住脉门,压在了床上。

“额,王爷息怒啊……”叶修扯了扯嘴角,韩文清并不回应。

两人以这么一个诡异的姿势对峙了起来,虽然看上去只是单方面的压制而已,叶修动了动唇,刚想要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赵大人的声音:“王爷,可有入睡,贼人不知躲在何处,下官唯有出此下策,还请王爷体谅。”

叶修与韩文清对视了一眼,说时迟那时快,门被推开,赵大人看着眼前的场面有些发愣,平素口齿伶俐的人,缓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话来。

“我……下官……下官马上就出去,王爷,王爷您继续!”

无关人等一眨眼退了个干干净净,叶修把脸从被子里伸出来,笑了笑:“老韩,好兄弟,够义气。”

韩文清一脸“你快赶紧闭嘴吧”的表情,不自觉地放松了对叶修的控制。

刚才叶修险些被发现的时候,韩文清下意识地用身边的被子盖住了叶修的脸,于是乎,在闯进屋的众人来看,地上是侍卫的衣服,床上的韩文清极强势的压着另一个男人,衣衫凌乱,察觉到来人,韩文清一脸被打扰了好事的不爽表情,就连脑子转得极快的赵大人,第一反应也是,再不赶紧离开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其实,他们还是不了解韩文清,他就算没有被打搅了好事,也是一脸不爽的表情。

韩文清没有想到自己下意识的举动,将来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麻烦,他只是这么做了而已。

叶修趁韩文清放松的时候,轻巧地摆脱了桎梏:“老韩,哥还有事,就先走了。”他随便捡起包袱,便要走人。

“站住!”韩文清的眼中似有怒火。

“用不着依依不舍,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叶修笑得莫测,消失在窗外。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整理衣物,指尖却触到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巡抚官印和一本看上去很普通的小册子。他收起官印准备找个时间送还赵大人,然后打开了小册子,从头翻阅到尾,韩文清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叶修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为什么他会这么巧地留下这本记录了江南各级官员挪用灾款,权钱交易的账本?”

韩文清被叶修这一出闹得没了睡意,他将账本揣在怀里,决定去找一趟张新杰。


TBC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