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04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 OOC预警

用爱发电 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四章 唯有军师操碎心

张新杰到达余杭驿站,见到林敬言之后才知道韩文清被兴欣扣住了。对方捎来口信与韩文清随身携带的玉佩,要张新杰拿真金白银来赎,送信之人礼貌客气地让张新杰想把他请入房内喝两杯茶。

“我很好奇,什么山贼能抢王爷那样的?”张新杰擦了擦手中的单片镜,一脸冷静。

“不知道,约定的时间到了他也没出现,那会我曾有过这种猜想,但直到今天才敢确定,真难得。”林敬言并不如何担心。

“那么,我们要听话交钱换人吗?”

“怎么可能”张新杰眯了眯眼,精光一闪而逝,“就算要给也不能那么容易,要让他们充分认识到自己绑的是谁。”

张新杰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带了清王府的府兵,分了几路前往兴欣。

“寨主,有一队人冲着山寨来了……”唐柔刚从外面巡视回来便报告了这个消息。

“哦,到哪了?”叶修似乎是来了兴致,将手里的棋子一扔,“老魏你来,我去看看,说不定是来救你的~”

韩文清坐在叶修对面,抬了抬眼没说什么。

这一边张新杰带着人上了山,却遇到了麻烦,能够到达兴欣的路只有两条,他带一队,林敬言带着另一队。

然而刚分开没多久,林敬言那一队就派人来报告,说他们遇上了鬼打墙,怎么也上不了山,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直觉告诉他哪是什么鬼打墙,想必是山寨里有高人通晓奇门之术,令人迷失其间。张新杰无奈只好让他们与自己汇合,这边继续上山。

既然另一条路是这么个状况,那么就意味着这一条看似平坦的路,走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果然,张新杰等人在路上遇到了大大小小的伏击,而且全都只是骚扰一下便走,他们走得爽快,留下清王府的府兵们个个焦头烂额,筋疲力尽。

他们一直坚持到半山腰,前方有一人白衣独立,好整以暇地看着有些灰头土脸的侍卫们,吹了个口哨。

“兄弟们辛苦了!”叶修挥了挥手。

张新杰停下脚步,面色从容:“你是何人?”

“不才正是兴欣的一寨之主,姓叶,看来你就是张新杰了,久仰~”

“好说,还请叶寨主将王爷放出来。”

“赎金拿来,哥就把人完整地交给你们!”叶修笑笑并不让步。

“叶寨主这么说,便不要怪我等动真格的了。”

叶修噗嗤一笑:“动真格的?你是说那些在林子里打转的侍卫?”完全奚落的语气,而张新杰却不动声色,单片镜在日光下闪着冷光。

叶修敛起笑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手: “哦,我想起来了……”

话音刚落,乔一帆从后面跑了过来,面上还有些薄汗。

“叶神,那几个都掉进我们的陷阱里了,怎么处置?”

叶修十分满意地拍拍乔一帆的肩,扭过头对张新杰笑笑:“自然是还给人家了,我们寨子本分得很,不贪这些蝇头小利。”

叶修玩味的眼神,让张新杰心一沉,他说的那些应该就是之前自己派出去的精锐,他们是一支奇兵,从出发到现在,只联系过自己一次,看来是落入了兴欣的陷阱里无疑,还是自己太大意。面前这个人云淡风轻地化解了自己的攻势,不可小觑。

“虽然你们不太地道,但我们是老实人,今天这事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只要你们拿来赎金,一切都好说。”

老实人,老实人还当什么山贼啊!张新杰很想回他这么一句,怎么一群绑了人的家伙反倒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数落起他们来了?

“那么,我要确认王爷的安全!”张新杰提出要求。

“你想怎么确认?”

“把王爷带过来……”张新杰想也不想。

“呸,当哥傻呢,带过来跟你跑了怎么办,你跟我们走还差不多!”叶修毫不相让。

这时候,林敬言已经赶到了,听到这句话急忙劝阻张新杰:“别,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思,万一要把你再扣下……”

“你是觉得你们王爷不够分量还是咋的?”叶修好笑。

张新杰思前想后,决定深入虎穴,确认韩文清的安全。林敬言则留下来等他,若是他没出来,就回去带兵夷平兴欣。

于是乎,张新杰跟着叶修回到了兴欣,见到了韩文清。

“嘿,我从没见过这么有下限的老魏,一点损招都不使。”方锐站在棋盘旁边,笑得幸灾乐祸。

“去,一边去,观棋不语,知不知道!”魏琛一脸不耐烦地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棋盘之上的厮杀中,对面的韩文清右手执白,一脸淡然。

“呵,他倒是敢动手动脚,就怕惹急了人家,他就要断手断脚咯……”叶修嬉皮笑脸地走上前,看着形势一片大好的白子,不由得赞叹:“老韩,看不出来,挺内秀啊……”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没说什么,余光却扫到了叶修身后明显摸不清状况的老战友张新杰。

“新杰,你来了……”

“王爷,你……”,欲言又止,“挺好的啊……”那一句臣救驾来迟,王爷您受苦了,就这么被张新杰咽进了肚子里。

韩文清正在思考自己该不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张佳乐从外面晃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根黄瓜,看到张新杰,他眼睛亮了亮便扑了过去:“新杰,你是来带我们离开的吗?”

张新杰看着张佳乐红扑扑的脸,忍住了想把他推开的无礼念头。

“王爷,你为什么……”就安于此,不再尝试尝试反抗了呢?张新杰很想这么问。

韩文清没有说话,倒是叶修十分善解人意地帮他问了出来:“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他们一没有被限制自由,二没有被下软筋散,却还是这么老实地待在山寨里?”

张佳乐哭丧脸:“这什么鬼地方,跑出去没两步就被发现了,关键是还打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颇为怨念地看了韩文清一眼,被某人直接无视。

因为某位王爷根本就没有试过逃跑,一次也没有!

张新杰看了看叶修的眼色,将韩文清请到一边:“王爷,你真准备要我拿赎金来赎你吗?”

韩文清不置可否,张新杰无奈:“王爷,你有多少家当你自己还不知道么?”

“新杰,你已经有解决方法了吧。”韩文清说的十分肯定。

张新杰叹了口气:“请王爷将尚方宝剑交与我,三日后,我必来接你离开。”

张新杰走后,韩文清回到大堂,发现叶修正坐在棋盘前看着自己:“再来一局?刚才被老魏搞砸了……”韩文清点点头坐了过去。

三日后,张新杰送来一堆宝贝,书画宝石应有尽有,将韩文清给赎了回去。

山寨门口,韩文清与叶修四目相对。

“放心吧,老韩,哥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哥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山贼。”

“……”沉默以对。

“走吧,难不成你还想留下来吃个午饭?”

“……保重”韩文清点点头,转身离去。

苏沐橙回来的时候,陈果开心地告诉她最近山寨里发了一笔财,这下,寨里的居民们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苏沐橙也很开心,她看向坐在太师椅上的叶修,手里正把玩着一块带着莹莹血色的玉石,似乎在思考什么。

“叶修怎么了?”苏沐橙问陈果。

“不知道,难道是限制他抽烟,限制地太猛了?”陈果自言自语。

“沐橙,你回来了,正好,哥有个事儿想要你帮我……”


TBC

提前祝小伙伴们端午快乐啦,回家过节咯!(ノ´▽`)ノ♪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