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03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 OOC预警 

用爱发电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三章山贼与王爷

肉票与山贼闹了个不欢而散,还能毫发无伤地回到柴房,也是绝无仅有了。

柴房中,韩文清的眼眸暗了暗,有些欲言又止,张佳乐知道韩文清想问什么,主动开了口。

“你不经常在江湖上闯荡,不知道他这一号人物,他原来叫叶秋,我也是前几年跟他有过交集,他是个有趣的人,在我们这一辈的人中也绝对的佼佼者,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嘉世山庄的第一高手呢。”

张佳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带着些惋惜之意。

韩文清不懂江湖上的事,但嘉世山庄他还是听过的,中原武林豪门,这个叶修曾经是其中的头号高手,绝非泛泛之辈。

“那他为何会改了名字在此处做山贼?”韩文清不解。

“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他杀了同门完全没有悔过之意,还破门出教离开嘉世,嘉世派人去追他,反被他给杀了个七七八八,骨干成员折损,嘉世自那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了。”

韩文清想起青年玩世不恭的笑眼,与下属毫无架子的插科打诨,这样的人会是武林唾弃的嗜杀之徒吗?

张佳乐看韩文清陷入沉思,继续说道:“没想到,在武林中失踪了的人居然在这么小山寨做着寨主,这算不算是大材小用?”

“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在新杰来赎我们之前。”韩文清蓦地开口。

张佳乐点点头:“是,等他来赎我们太丢人了,叫我们面子往哪搁?!”他刚说完便获得韩文清面无表情的白眼一枚。

就在此时,柴房的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赫然就是寨主叶修。

“几位聊得挺欢啊,觉得我们这柴房条件挺好?”

“这不叶大寨主吗,我们几条贱命怎还劳您亲自上门啊。”张佳乐皮笑肉不笑。

“你是贱命一条,你旁边这位可不是,那可是咱们兴欣大大的贵人,哥自然要好好款待,直到……赎金送来……”。叶修眨了眨眼,示意身后的手下给他们松绑。

韩文清微微诧异:“你就不怕我们跑了?”

“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必不会如此”,他顿了顿,露出一个绝对自信的笑容来,“更何况,你们跑不掉。”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韩文清的眼睛,韩文清也冷冷回视,火药味瞬间弥漫在这间小小的柴房中。

“前面带路。”

青年对于这句颇有命令口吻的话并不如何抵触,带着韩文清和张佳乐来到一个条件顶多算是一般的屋子前,两人都没有并没有觉得被怠慢,因为他们一路走来,兴欣山寨的条件他们都看在眼里。

“寨里的兄弟已经准备出发去余杭驿站了,你们有什么口信,也可以一并帮你们捎过去。”叶修状似不经意地说到。

“你怎知我们的人在余杭驿站?”

“这很难猜吗,还请王爷,好好休息。”青年眨了眨如狐狸般狡黠的眼,转身正要离开,便听韩文清突然开口。

“比试一场,我赢了,你就放我们离开。”张佳乐微微有些愣神,下意识地看向叶修。

叶修挑了挑眉,似乎是有些意外:“呵,你就不怕,哥会出阴招?”

“不会”韩文清回答的干脆,但谁也不知道他说的不会,是不会输,还是料定了叶修不会出阴招。

青年弯了弯好看的唇,欣然应允:“成啊,来吧,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训练场,寨里的人都放下手头的活,来看寨主与那个不可一世的肉票的对战。

“喂,哥拳掌不如你,用兵器与你比试,为了公平起见,让你三招。”

韩文清没有异议,任由叶修在兵器架上挑选趁手的家伙。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韩文清的拳掌功夫已臻化境,放在武林一流高手中也是难寻敌手的,更不用说他本就内力浑厚,招式之间竟找不到什么破绽,但是韩文清的拳虽猛,叶修却都能恰到好处地避过,然后顺势反击,观众们忍不住为他们叫好。

“啪!”叶修手中长剑被掌风震断,众人大惊,只见叶修不慌不忙一个闪身来到兵器架旁抄起一把砍刀,一刀劈下,竟有劈山砍海之势,将韩文清紧急着跟上的攻击化解。

然后众人眼睁睁看着,两人打了数百个回合,在这期间叶修换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秀的在场之人个个头皮发麻,张佳乐站在一边也忍不住叹为观止。

兵器架上的武器快要被用完了,叶修此时手中的是两只短匕,他左闪右避,身形如同游龙般轻灵,出招的角度也刁钻到了极致,韩文清则大开大合,稳稳裆下,高手如同张佳乐,都能看得出来,这场比试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叶修身形飘忽,韩文清稳扎稳打,最后的几回合更是快到在场人都眼花缭乱,还没反应过来,这场比试已经结束了,韩文清的拳直抵叶修面门,叶修手中冷刃则是正好架在韩文清的颈边。

叶修笑:“这怎么算,平局了……”

韩文清放下手,摇了摇头:“不,是我输了。”

他指的自然是之前叶修让的那三招,韩文清干脆地转身离开,只剩下叶修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随即露出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

“这个人,这么没意思的吗?”

张佳乐跟着韩文清回到客房,他以为某人可能会心里不舒服一阵,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韩文清对这场似乎胜负并不是很在意。

“怎么样?”张佳乐忍不住开口。

“他确实很强,只是,他的武功路数总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那家伙,就是个变态。不过他那样换着武器秀,你都能看出他的武功路数,你也算是有……”察觉到不善的目光,张佳乐摸了摸肚子,“……有……我有点饿,出去找点东西吃。”

就在两人结束谈话时,天色已晚,也是到了饭点,兴欣寨内处处弥漫着饭菜的香气,张佳乐刚出去就被几个大妈给叫住,顺带蹭饭吃了,韩文清看着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有些躁动的心也慢慢地平和下来。

叶修嬉皮笑脸地从魏琛的手里抢走两个包子,转身跑进院子,就看见韩文清背着手仿佛微服私访的皇帝,看着不远处的人家搭伙做饭,一脸若有所思。

叶修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落日的余晖太美,给这个不苟言笑的冷面王爷也披上了一层烟火人间的温情。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两个包子站在韩文清的面前。

男人冷硬的眸子被夕阳染上暖色,给他一种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的奇妙感觉。

“咳,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吃?”

“我不饿……”

“你不会是怕我们在里面下毒吧……”叶修笑得欠揍。

男人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似乎是不屑于回答这种问题。

“放心吧,怎么会有人想害自己的摇钱树啊……唔……这个给你……”叶修伸出手,正是他抢来的那两个包子,韩文清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鬼使神差地要接过来。

只见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突然缩了回去,闪开了韩文清的手,叶修恍然:“哦,我忘了你刚才说不饿……”

韩文清闪电般出手,钳住了叶修的手腕,不消三个回合,包子已经易主。

叶修不以为意,笑得却愈发开心:“小心些,这可是老板娘最拿手的白菜猪肉馅包子,最近山寨里不宽裕,只好拿这个来款待你啦。”

叶修说罢,又拿出一根黄瓜啃了起来,白衣青年站在屋檐下,嘴角含笑,端的是风流公子一个,韩文清想起张佳乐的那些话,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不吐不快,他向来没有那些弯弯绕,这么想,便也就这么问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里不好吗?”叶修看向远处,袅袅的炊烟,和忙着收衣服的人们,欢声笑语与蝉鸣此起彼伏,好一副太平人间的画卷。

“为什么做山贼?”

“我是虐杀同门,破门出教的叛徒,你觉得有哪个正道门派,会收留我这般声名狼藉的人?”叶修明亮的眼眸中似是覆上一层迷雾。

“更何况,当山贼多好啊,想杀谁便杀谁,想抢谁就抢谁,用不着遭受什么良心的谴责,反正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当了山贼就不用遭受良心的谴责吗,带着她们与朝廷为敌,也是你想要的?”韩文清面无表情。

叶修扭头看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如果我还有其他选择的话。朝廷不是我们的救星,你可知住在这里的人,有多少是因为朝廷的不作为?王爷在用大道理教育小民的时候,也要考虑考虑现实……”他转身离开,摆了摆手,“你可还在哥这里做人质呢……”

“伶牙俐齿,强词夺理。”韩文清移开目光。

“老韩!”叶修突然喊了他一嗓子,韩文清感觉到有什么袭向面门,抬手一接,才发现那暗器是一个水灵灵的桃子。

“这个给你吃,王爷请息怒啦……”晚风中,青年纷飞的袍袖像是振翅而飞的鸟,最后一丝余晖洒在他的身上,青年灵动的眉眼如同山间造化而生的精怪。

韩文清看着青年模糊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尽头,只觉心中一动,他低下头咬了一口包子,随即三两口吞入腹中。

太阳落入山谷,韩文清掂了掂手中的桃子,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TBC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