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02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 OOC预警

用爱发电 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二章  王爷被困山贼窝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坐在对面吐纳调息了,其他手下还在呼呼大睡,观察一下环境,似乎是一间柴房?

“老韩,我们这是被山贼抓住了?”

“嗯”韩文清只是微微点头,想起之前自己放的大话,只好用冷漠来掩饰尴尬。

张佳乐却似乎好像并不如何在意,他挣扎了一下,用还能活动的腿踢了一旁人事不知的蒋游:“这小子,真是个乌鸦嘴……”

韩文清的面色毫无波动,稳如泰山,全然不像是被山贼绑架了的肉票。

“我说老韩,你内力强,这绳索你也挣不开?”

韩文清摇摇头:“看来只能等山贼们上门了……”

话音刚落,门外便有了动静,张佳乐恢复了原来的坐姿,想看看是什么人能抓到他和韩文清。

门打开,两个穿着十分随意的男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站在前面的是一个头发凌乱,身形高大的黑衣年轻人,看到他们,眼睛就是一亮,咧开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哎呀,锐哥,他们醒了诶!”

“包子,站远些,这俩可不是省油的灯……”站在后面的年轻人,穿着一件藏青色袍子,气质有些一言难尽。但问题是,对于韩文清和张佳乐,他们是真的没看出来这两个人是山贼。

“不怕,他们再厉害不也是败在老大的手下了吗!”包子不以为然。

“也就是你们老大能镇得住,要搁老魏手里,煮熟的鸭子都飞了也说不定。”方锐无视肉票仇视的目光,拍了包子一下:“还不动手,你家老大等着要见他们呢。”

“哦!”包子跑进去,韩文清和张佳乐自己站起来表示可以自己走,在路过了三片菜地,两个厨房,四个晾衣服架子之后,来到一栋勉强可以被称为大房子的建筑物前。

韩文清与张佳乐对视一眼,默默无语,跟着方锐和包子走了进去,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凶神恶煞的匪徒和翻滚的杀气,韩文清转头,与他正好对上眼神的一个少年拿着的刀差点没被他哆嗦到地上。

韩文清:“……”

站在一边的女匪徒三两成群,看到张佳乐还笑嘻嘻的,对着他品头论足:

“你看你看,这个小哥哥,长得还挺好看的诶!”

张佳乐忍不住吐槽,你们不是山贼么,专业精神哪去了,虽然说的是大实话,但是哪有山贼的样子,啊?韩文清这个肉票都比你们像山贼!

张佳乐:“……”是的,听到这些姑娘们的话,他很痛心,一点也不开心……

韩文清与张佳乐站在阶下,上方放着一个太师椅,连个虎皮都没有,一个白衣青年四仰八叉地躺在上面,嘴里还叼着一根草,自从他们进来这白衣青年就没有挪过窝,只能从那根左右摇晃的草上能看出来,他没有睡着。

此外,之前合伙演戏把他们抓来的人站在白衣青年的下首,还有其他没见过的人,男男女女,高矮胖瘦都有。

“叶修,下回再出去,你把包子派给我吧,老板娘我真是合作不来……”魏琛皱着眉头向青年抱怨。

“老板娘怎么你了……”青年懒懒地回了一句话,韩文清站在下面,只一瞬间便分辨出来这就是那最后制伏他的人,想罢,他紧紧盯着那个躺在太师椅上的青年。

“不是老魏我娇气,”伸出手,“你看看她给我咬的,出血了都,老子出去还没被敌人打趴下,已经被队友弄挂彩了!”

陈果气到跺脚:“魏琛,我还没说你把我衣服都撕破了呢!”

方锐包子等人听到陈果这句话,纷纷露出猥琐的笑容,撞了撞魏琛表示他们都懂,唐柔则是掩嘴偷笑。

白衣青年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劲爆的猛料,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动作干净利落,哪还有那股子懒劲儿,青年清秀俊朗的脸庞跃入眼帘,他眯着眼笑了起来,眼睛里仿佛盛满了细碎的星光,他像是一阵风,让人捉摸不透,慵懒与英气在他的身上奇异的糅合在一起,年轻人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特殊气质,那棱角分明的五官也因为他的笑容而变得愈加柔和。

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剑,柔软与随和就是他最锋利的剑刃,而那些直白的锐利似乎都被他藏在了某处,只等一个能够一击致命的机会。

韩文清没有想到,这个山寨的寨主会是这样的一个青年,着实令人意外。

“哟,老魏……你这样就不好了,老板娘虽然上了点年纪,你也不能这么直接……要矜持,矜持懂吗?”

“滚犊子,老子不是故意的!”

“难怪老魏你平常那么喜欢跟老板娘吵架……哥会成全你的……”

“叶神!你说什么呢……”魏琛饶是脸皮厚也被闹了个大红脸,更不用说站在一边的话题中心人物陈果了。

“是啊,你是不是忘了,肉票还站在下面呢……”唐柔冷静道出一个事实。

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韩文清和张佳乐身上,韩文清冷冷回视,泰然自若。

“就是,让肉票给看了笑话……”陈果有些难堪。

“谁敢看老板娘笑话!”包子突然大喝一声,他就站在叶修座位旁边,把叶修给吓得一颤。

“包子,你声音小点……别吓着小孩子……”

“老大,这里哪有小孩子?”包子挠了挠头。

“小乔,别怕……有锐哥在呢……”方锐摸了摸少年的头,一脸诡异地慈祥。

乔一帆:“……”

“喂,我说,你们聊完了没啊,肉票也是有尊严的,我们已经被你们晾了很久了!”张佳乐不满地喊道。

“哟,肉票还有意见了,来人呐,给哥拖下去!”叶修突然出声,手下应声而起就要拉着两人向外走。

“叶神,拖下去,然后呢?”手下甲发问。

“唔,拖下去……找个太阳地晒晒,哥觉得他们被晾得还不够……”叶修露出一个坏笑,张佳乐却急眼了:“叶秋,你够了啊!”

韩文清有些诧异,张佳乐冲他点点头,表示他有数。

“哟,我说这谁呢,这不是天下第二的张佳乐,张大侠吗~”

“你!”张佳乐气到变形。

“为什么是天下第二?”包子第二次挠头。

方锐恍然:“哦,原来你就是暗器唐门第一,张佳乐第二的,百花缭乱张佳乐?”

张佳乐面无表情:“你前面的修辞可以去掉的,谢谢。”

方锐歉然一笑:“对不住,好久没说话,怕没有存在感,只好给自己加点词儿了。”

张佳乐气到想吐血,韩文清看着面前这一堆插科打诨的家伙,感觉自己走错了片场,这里不是山贼窝,这里是德云社。

“你认出我来,就应该知道你绑错了人,我身上除了暗器就是暗器,没钱给你拿去买烟……”

叶修仿佛被戳到了伤心事,吐掉了嘴里的草:“哥可没绑错人,你是个穷鬼,你身边这位可不是……”叶修说完用略渗人的眼神打量韩文清,韩文清感觉自己衣服都快被他扒了两三层。

“我的行李在你们手里,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韩文清面色平静,仿佛这并不是威胁,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偏偏他一开口,屋子的气压立马就降了下来。

叶修眯了眯眼,两边有些见识的人脸色都有些垮了下来,连平常脑回路最奇特的包子感受到这个氛围,也沉默了下来。

叶修笑笑,韩文清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叶修笑声中一闪而逝的杀气。

“我相信你听过我们兴欣的事迹,官府也拿我们没办法,”叶修信步走下,凑近韩文清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就算你是韩文清,哥也敢拿你去找张新杰要赎金……”

叶修别有深意地看了韩文清一眼,露出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笑容:“不管是谁,进了我兴欣的地方,都要出点血……更何况,你也并不在乎那些小钱吧,耽误了上头派下的任务,才是最要紧的不是吗。”

叶修给了韩文清一个相信你知道轻重缓急的眼神,一挥衣袖,施施然又缩回了太师椅上,只是这一次,他像是蓄势待发的豹子,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攻击性。

韩文清没说什么,还是板着脸,张佳乐却敏锐地感觉到了韩文清多年以来没什么波动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跃跃欲试,他弯弯唇角。

天雷勾了地火,谁能降服谁,张佳乐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TBC


趁热抽空更新一发,第一篇韩叶文,谢谢小伙伴们捧场啦~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