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歌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韩叶】王爷请息怒 01

王爷韩X山贼叶

剧情扯淡OOC预警

用爱发电 仅供娱乐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一章 冷面王爷下江南

霸图王朝的清王爷下江南了,是接了皇帝的旨意去江南查办贪污案。御史院的各位御史们听到这个消息全都松了一口气,悬起的心也安然回到原位。

“张大人,你怎么哭了?”

张大人默默擦掉眼角的泪花,自从那次早朝自己的奏折里写错了几个字,每每上朝都能看到清王爷如刀子般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快要忍不住引咎辞职了。

在朝为官,压力太大……御史们互相瞅了瞅,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认同的意味,以及对于清王爷已经离开京城的一丝窃喜。

清王爷大名韩文清,当今皇帝最倚重的亲兄弟,有帝国绝凶虎之称,霸图王朝有名的铁腕王爷,年少时便在战场历练,杀敌无数,行事果决,雷厉风行,令北方诸戎闻风丧胆。据说,被韩文清打败的敌国,孩子若不肯睡觉,父母只要说一句:“韩文清来了!”孩子们立马乖乖睡觉。

韩文清未到而立,放眼朝中军功已无人可及,当然这与他背后的霸图第一谋士张新杰不无关系,皇帝仰仗兄弟,将他从边疆调回,韩文清摇身一变成为位高权重的王爷,不过,他虽然看上去严厉,其实是个尊老爱幼的好青年,尤其在老臣们中间极有人气,是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

霸图王朝很多程度上有承袭旧朝的体制与风俗,比如,相貌英俊玉树临风之人走在路上,会被少女姑娘们掷果扔花表示欢迎与喜爱,清王爷上街时却有另一道独特的风景,时常会有街上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被韩文清的眼风一扫,便浑身颤抖地献上刚顺到的荷包,所以每次清王爷上街,最开心的不是京城少女,而是顺天府尹,韩文清上一次街,他半年的政绩都有了保证,能不开心吗。

不苟言笑,铁面无私的清王爷韩文清带着手下走在山间无人的小道上,侍卫长蒋游左顾右盼,一路小心翼翼,不像是跟着自家王爷来查案,活像是做了亏心事。

“王爷,我们真的不用先跟军师汇合了再出发?”蒋游憋了一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表达的意思蒋游能看得出来。

一定是“你废什么话,还不抓紧时间赶路?”

“啧,你跟在他身边多少年了,还不知道你们王爷的厉害,就他这个长相不去抢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来抢他,不知道的以为哪家山大王来巡山了呢。”走在韩文清身后一个俊秀青年擦了擦汗,心情颇好地调侃起了韩文清的长相。

“我们在外小心是没有坏处,”韩文清不甚满意的看了一眼刚才出声的张佳乐,“只是,新杰家中有些事要处理,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

张佳乐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看了看寂静的小路:“呵呵,话说老林说在余杭驿站等我们吗?”

韩文清点点头,张佳乐和林敬言是他少有的两个江湖朋友,张佳乐跳脱活泼,林敬言沉稳周全,论武功更是江湖上少有的高手,彻查贪污案,有这两人相助可谓如虎添翼。

蒋游看两位贵人根本没把什么危险放心上,有些无奈:“王爷,我听说这边最近山贼闹得厉害,好几个富商被抢了,官府带人清缴被打了个大败,还反被抢了不少物资走,可邪门了。”

“哼,那正好,如果被我们碰上,便为民除害了。”韩文清不假思索。

蒋游讪讪地闭了嘴,几人继续前行,只听见粗鲁的男声与刺耳的女子声音传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争执,韩文清想起蒋游的话,加快了步伐。

一个胡子拉碴面容猥琐的男人,带着五六个小喽啰,每个人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刀,围住了两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少年,韩文清面色一凛,他们真的目击了打劫现场。

“王八蛋,你不要碰我姐!”少年想要上前,却被小喽啰几拳撂翻。

被围住的三人穿着锦缎衣衫,面容秀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儿女,也难怪山贼会盯上他们。

“不要,不要打他,小乔!!!”年纪稍长的女子尖叫道,领头的男人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一步步逼近:“美女,想救你弟弟不如就从了老子?”说完他便扑向女子,说时迟那时快,韩文清一个箭步上前震开拦路的小喽啰。

猥琐男子大惊:“什么人!?”被他抓住的女子趁他分神,对着他的胳膊就是一口,男子痛叫一声猛地抽回手:“好疼,你也太……小娘子还真有力气……”他还想说什么,只见自己这边的小喽啰根本不是韩文清的对手,咬了咬牙,放了两句狠话便跑了。

穷寇莫追,韩文清停下手,便看见那刚才差些被非礼的女子走了过来。

女子名叫陈果,带着自己的弟弟小乔和妹妹柔柔偷偷跑出来玩,没想到居然被山贼盯上了。

“多谢公子了,否则今日,我与弟妹一定就……”陈果掩面垂泪。

张佳乐扫了他们一眼,发现陈果口中的妹子柔柔容颜俏丽,端的是个冷美人,不由得摇了摇头:“你们目标这么大,也太没警惕心了一些。”

陈果点头称是,转过头数落起自家一时兴起的妹子。柔柔似乎也是很愧疚,一直低着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一番寒暄之后,两队人一起上路,路上休息的时候,陈果为了表达谢意,将随身的酒水与糕点都拿出来分享,韩文清与张佳乐看得出来这些酒水与糕点没什么问题,便接过来吃了。

然而,变故就在众人最松懈的时候发生了,张佳乐本是想起身去方便一下,耳朵向来灵敏的他感觉到草木之声,似乎是有一小队人在靠近,他下意识地运功,只觉一阵头晕眼花,只有撑着树才不至于倒下。

韩文清有所觉察,然而为时已晚,他的手下已经倒了个七七八八,他还有意识完全是因为雄厚的内力,他有些不解,明明在吃那些食物的时候有认真检查过,怎么还会中计。

他勉力睁开眼睛看向那三姐弟,只见少年恭敬的站起身看向自己身后,打了个招呼:“魏哥!”

陈果的声音响起:“老魏,你怎么现在才来,该不是怂了吧!”

来人正是之前那个打劫的头目,被称为老魏的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去去去,谁怂了,喂,老板娘,你说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看你咬的,都快出血了,我平常没得罪你吧,下嘴也太重了你。”

“做戏自然要做的真实一些,你说是不是啊,柔柔。”陈果不甘示弱。

唐柔没有回答,只是看到了还没失去意识的韩文清,有些惊讶:“他……还没有倒……”

魏琛扛着刀向前迈的步子猛地一缩,嘴里还不停:“哟,居然还没倒,真是条汉子,老魏我佩服。”

“你们……是一伙……的”韩文清努力集中精神,思维却还是十分迟缓。

“你们警惕性不错,但还是差一点,老叶的药真是有效……什么高手都能放倒……”老魏话还没说完,只见韩文清突然暴起,双拳虎虎生风,直直袭向自己面门。

众人大惊,老魏堪堪闪过,看着喘粗气的韩文清,心脏一通狂跳,那瞬间,韩文清动作虽然迅猛但到底还是受到了药物影响,否则,那一拳自己还真不一定能躲得过。

距离迷药生效已经半柱香了,他居然还能发动攻击,这个人的意志力已经到了什么样恐怖的地步啊?

韩文清的实力,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他突然的动作,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犹豫而不敢轻易上前。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自林间闪过,他很快,快的好似一个幻影,只几个闪落便来到了韩文清身后。

“都愣着干什么呢,老魏,就你话多……”那是一个清朗如山间微风,溪涧泉水的男人声音,韩文清稳了稳身体,回身出拳,来人不急不缓一个闪身,抬手轻轻化解掉韩文清右臂的力道,凌空就是一掌,砍在韩文清的后颈,结束了这场战斗。

“诶,我说你不在寨里待着,怎么跑出来了。”

“嗨,哥担心你们,就出来看看……”

老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没下限的就是想抢人头……”


评论(6)

热度(127)